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
与老师激战

“钟声!那里来的?为什麽会有钟声?”才一思考,顿时我和老师都清醒过  来了,我们都被淫欲冲昏头了   我们还在学校啊!甚至是就在导师室旁的会客室啊!我迅速把我的肉棒抽离  老师的身体,老师也迅速捡起洋装及内裤,用最快的速度穿在身上,等我穿好衣  服後,马上向门口走去。   我跟在老师後面,老师开了门,我正要跟着出去时,老师突然转头说∶“你  别走,在这等着。”说完後,迅速带上门走了出去。   我往回走,坐在沙发上,开始思考整件荒唐的事∶   我竟然干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,虽然她真的很诱人,但她可是我的导师  耶!更重要的是,她可是个有夫之妇耶。我,我为什麽要干她?我真的欲火难忍  吗?不,不,不是!我虽然不常做爱,我有不少女朋友及做爱的对象,也就此造  就了我的性爱技巧及条件。我,我是为了利用老师,让我的高职生涯顺顺利利,  没有留级危机,不必去担心学业。我,实在太卑鄙了!为了成绩而干她,和妓男  实在没啥两样,我实在太作贱自己了。   这时我看到了掉在一旁老师的胸罩,赶紧捡了起来,深怕有人突然进来而看  见,我并没有立刻收起胸罩,因为我又陷入沉思∶   老师┅┅她┅┅现在没有穿胸罩,那洋装上不就有两粒突出的小点吗?乳房  不也会摇晃吗?一想到老师现在的模样,我刚因为自责而软化的肉棒竟然又翘了  起来,欲火重新燃起。   不,我对老师还是有欲望的,不光是为了成绩,我也很想与那成熟的肉体大  干一场。   如此安慰自己,心里果然好受多了。   “喀啦!”一声,门的把手转开了,我赶紧坐回沙发,将老师那红色的性感  胸罩塞入裤子的口袋中。   进来的是老师,我松了一口气,马上迎了上去,想问问有没有人发现。   老师关上门,上了锁,笑着对我说∶“还好,上一节导师室一个人也没有。”  呼┅┅看起来运气还不错。   老师没有多说,靠近我,一手突然隔着裤子轻抚我的阴茎。   “哇!你还硬着啊,真厉害喔!”   其实,我也是刚才硬的,不过老师这麽一摸,就更硬了。   老师另一手挽住我的脖子,将我拉了下来,用她的嘴唇朝我的嘴狂吻。我一  惊觉,摆脱老师的纠缠,说道∶“老师,这里是学校┅┅”我实在很怕被发现,  没想到,老师淡淡的一笑∶   “你怕啦?刚不也干了好久吗?刚才可没看你畏缩呀!”说完,一阵轻笑。   我没有回答,正确的说,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只好尴尬的勉强挤出一点笑  容。老师的手又伸了过来抚弄我的肉棒,双眼柔柔的看着我,用非常轻柔的口气  对我说∶   “放心吧!门锁上了,而且老师已经和所有的老师说过,我要在会客室好好  【管教】一名学生,所以不会有人进来啦,别怕唷!”老师的口气有点像在哄小  孩似的。   原来老师叫我在这等是有居心的,看来她真的很需要。好,我要好好她一  顿!   我悬着的一颗心已放下,马上反驳老师∶“嗯哼┅┅你要怎麽样【管教】我  啊?”我用言语挑逗着老师。   老师闻言,手再次挽上我的脖子,嘴唇也再度亲吻着我,我把头低了下来,  这能让老师的行动更方便。   老师的舌头像在帮我画口红般,在我的嘴唇上绕了一圈,然後马上顺势滑进  我的嘴巴。老师的嘴中有着淡淡的茶味,她刚出去时想必补充了一点水份,我才  发现我此时也挺渴。老师的舌头缠绕着我的舌头,她的舌头含起来甜甜的,口水  喝起来也是香甜可口,老师的舌头十分灵活,常不断挑逗我的口腔内壁,弄得我  心痒难忍。   我们深吻了很久,沉浸在我们两人的世界里。   这时老师的手卸下我的皮带,接着老师一个一个将我的扣子解开,很快的脱  下我的学生上衣,然後马上又脱下我的长裤。老师把我的衣服丢在一旁,开始隔  着内裤搓揉我的阴茎,我的家伙立刻把裤子高高撑起。   老师见状,吃吃的笑了起来,说∶“不怕啦。呵!硬成这样。”   我笑着说∶“就是有人不能让它满足啊!”老师一听,搓揉阴茎的收猛然一  掐。   “唉唷!痛啊!干嘛啦?”我埋怨着。   老师带着毫不在乎的表情,斜视着我说道∶   “你是在说谁没办法满足它呀?”我忙说∶“没啦没啦!我在说梦话啦。”  哼!此仇不报非君子。   老师带着一副胜利的表情,蹲下轻轻的脱下我的内裤,一回头马上含住我的  肉棒。   “嗯┅┅嗯┅┅好硬啊!真好┅┅嗯嗯┅┅”老师含含糊糊的说着。   我用手梳弄老师的头发,尽情享受。老师不时的把舌头伸出舔弄我的枪身,  有时也用手扶着我的睾丸舔弄。   我这时朝着沙发慢慢移动我的身体,老师也含着我的阴茎慢慢移动,手紧紧  环抱我的腰,就像害怕失去嘴里的宝贝一样。我移开老师的头,躺坐在沙发上,  看着老师说∶   “干嘛?怕我的肉棒跑掉啊!像狗追骨头一样。放心啦,一定满足你啦。”  我调侃着老师。   谁知道老师一点也没生气,反而用着很嗲的语气说∶   “好哥哥┅┅让我舔嘛┅┅我一定让你舒服的┅┅”说完立刻跪在我脚前。   好家伙,叫起哥哥来了!不过叫得我很爽。我调整一下位置,说∶   “来吧,好好服侍我,弄得好我才干你。”老师就像如获至宝似的,稍微爬  上我的大腿,笑着说∶   “好好看我怎麽【管教】你唷!”说完,马上含下我的阴茎,手也不停抚弄  我的大腿。   老师含弄了一会儿,嘴离开我的阴茎,用舌头不断舔弄我的龟头,我舒服的  哼了出来。看她舔的那麽努力,我忍不住说∶   “你很棒喔!弄得我很爽。”老师的嘴角也露出一丝微笑。   经过以上一段“嘻闹”,我和老师之间已经没有任何芥蒂了,我们就像男女  朋友般调情。   老师吹了很久,抬头对我说∶“你好棒┅┅弄得我嘴好酸。”其实她只要多  含十秒,认输的就是我了。   我装出一副不满足的样子∶“好啦好啦,勉强可以啦!”老师一听,像个小  孩一样嘟起嘴巴说∶   “人家那麽认真,你也不夸一下,还说什麽【勉强可以】,我咬你喔!”   我笑着回答∶“咬断了你就没得爽罗。”老师一边跟我说话,一边帮我打着  手枪,一副气嘟嘟的表情。我看了好气又好笑,忙说∶“别气别气,想舒服就自  己上来吧!”老师大喜,连忙爬上我的身体,跨在我的阴茎上,往下一坐┅┅   “噗哧!”一声,直没底部。   老师也“喔~~!”的一声叫了出来。   好湿,老师的阴道好湿,一套下去令我差点射精,我连忙阻止预备开始套动  的老师,我一把抓住她两粒大奶,左右各一颗的揉动挤压,还不时含弄两粒茶色  的乳头。我只觉得老师的淫水越流越多,我更用舌头舔弄老师的脖子,弄得老师  在我身上颤动不已。   过了一会儿,我的阴茎不会想射精了,我就开始挺动我的下身,连往上顶,  老师感觉到了,也用两脚撑住沙发座,不停向下套弄,两人一起活塞运动,快感  简直加倍。   “喔~~好棒啊~~啊┅┅哈哈┅┅┅啊~~快啊┅┅再用力~~!!”老  师浪叫的好大声。   我咬紧牙,不仅是不想叫喊出来,更是怕忍耐不住而喷精。我顶的越来越用  力,老师也同样一上一下,双方交合的地方不断传出微微的拍打声,老师的淫水  更已流满了我的大腿内侧。   “啊~~家伟~~你太棒啦~~干死我啦┅┅快!用力啊~~!!”老师好  像快高潮了。   这是老师第一次叫我名字,让我莫名的兴奋,干的更有劲了。老师开始紧紧  的抱住我∶   “啊啊~~要┅┅要高潮了~~啊啊~~啊啊~~哇啊┅┅”   这时候老师的动作停了,因为她正享受着高潮即将来临的快感,全靠我一人  不停的顶弄,我敢说这时老师的表情一定十分精彩,只可惜我不能绕到前面去好  好观赏一下。   “啊啊啊啊~~啊~~哇啊~~喔喔~~嗯啊~~哈~~!!”   老师的淫叫已经完全只有叫声了,不再听见她说些什麽,沉浸在老师的淫叫  中。   突然老师的阴道口一紧,一股阴精冲下,我顿时就快射精,正要继续上顶,  达到我的高潮时,趴在我身上的老师突然脱离我的阴茎,刚脱离就立刻跪着含着  它,前後不断套弄┅┅   口交带给我更强的快感,因为老师的嘴巴非常紧,还有舌头不断挑弄,我的  肉棒到了极限。   “唔!┅┅”我哼了一声,精液如脱野马直奔而出,我马上从老师口中抽  出,接上自己的手┅┅   “噗噗噗┅┅!”精液不断喷射,喷的老师一头一脸,头发上及乳房上也被  沾的白稠稠一片。   老师连忙含回我的阴茎,吞下我剩馀的精液,也让我享受喷精後那短暂的快  感。   其实我是故意喷老师的,因为我实在想看看被精液淋满的老师,这真是一次  超棒的高潮!   老师没有去在乎身上的白色液体,反而赶紧拉住我的手,一脸关切的问道∶   “你舒服吗?满足了没?”老师还是很在意我先前说的话。   着实说,这令我十分感动。我点了点头┅┅反问她∶   “那你呢?”老师一脸喜悦的说∶“嗯┅┅真是太棒了!我从来没有过。”   我实在想问问,师丈难道没满足她?但是在这种情形下,我想老师一定不愿  意想起师丈的。   老师见我不说话,开始清理自己,她从长条桌上抽出几张面纸,叫我帮她清  理头发。我接过面纸,擦拭她发上的精液,当然不可能擦乾净,少数的精液依然  残留在老师的头发中。   由於我是站着清理老师的头发,而老师依然维持跪姿,所以我的阴茎就在老  师的头边摇摆着。我的肉棒呈现着半软的状态,连番激战并没有让它完全倒下,  老师的手忽然轻轻的抓住它,然後老师静静的看着我。我停下手边的工作,笑着  对老师说∶“你还想要吗?”   老师没回答我的问题,她亲了亲我的龟头,缓缓的说∶“我感谢你让我有如  此美妙的经验。”说完老师又把我的肉棒含进嘴里。   我的问题也间接得到回答,我笑了笑,继续手边的工作。   我的阴茎在老师温暖的小嘴中再度膨胀起来,老师似乎很高兴,更用心的含  弄着它。   我好不容易把老师头发弄乾净,虽然仍有残留,但至少外表完全看不出有任  何破绽。老师见我停下动作,一把将我推开,媚眼含春的笑说∶“用面纸是弄不  乾净的。”   说完,老师双手托起她那同样沾满精液的大乳,将大乳靠近她的脸部,头一  低,老师缓缓张开嘴巴,伸出鲜红的舌头舔起她的大乳,将精液一口口的卷进嘴  巴吞下。   呜哇!这对我而言实在太刺激了,我的阴茎往上翘了起来,我只觉得下身发  热。   老师放下了她的乳房,再用手指将那些舔不到的精液刮下放入嘴中,老师的  舌头也向外伸舔净在嘴唇旁的精液。不一会儿,果然像老师说的,乾乾净净。我  的肉棒也翘起到了极限,说实话,老师对如何挑起男人的性欲的确有一套。   老师用舌头在嘴唇边舔了舔,往我爬过来,说道∶   “好好吃啊!我还想要,还有没有呀?